杨放放

要考四级了

壁纸和头像
他真的超级超级好看吹爆我妮妮!

小蜘蛛节日快乐!
抱住妮妮蹭蹭蹭我们妮妮也才三岁!

I want you 盾冬

好温馨好甜啊看到哭
我发现妇联3后太太们温馨的盾冬让我哭得最多

禛:

复仇者联盟3电影后续。


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物理支持,全是我瞎编的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I  want you


 


 


1


天又黑了。


瓦坎达的战场已经被战士们整理完毕,Okoye陪着王后主持大局,也已经将部署防护重新完善,Natasha和Thor简短地聊过事件最新调查进展后,转身往回走,然后停在临时联络中心门口。


Steve正坐在显示器前面紧盯着不断跑动的数字,他后背一丝不苟地挺直,仿佛永远也不会疲惫。


可是Natasha知道,他累极了。


她看了那么一会儿,还是走过去,轻拍了拍Steve的肩膀,“你该休息了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Steve的视线并没有移动分毫。


Natasha张了张嘴,最终也没有再说出什么。


有些事不需交流。


而有些事,无法交流。


Steve站起来,朝那片小树林走去,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他仍然能感受到Bucky这件事。


起初他以为那只是因为他不肯接受这个现实而产生的错觉,毕竟在失去他、寻找他、不得不离开他的那些日子里,他经常会有这种错觉——Bucky就在自己身边。而当那天深夜,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棵树旁边,望着地面上的散沙出神的时候,他分明感觉到身侧的气息波动。


那是很轻微的,融入了潮湿夜风中的,却无比熟悉的气息波动,就如同那么多年以前,他们一起默契地埋伏在某个防御坑里时,最安心的存在。


是Bucky。


Steve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
他瞳孔颤动,压着呼吸看向周围,却只有沉默的深林。


“……Bucky?”Steve终于忍不住开口,而一旦第一句开启,内心的热切便再也抑制不住,“Bucky?是不是你?”他缓慢地转着身,去努力捕捉每一寸土地,“Bucky?”


然后下一秒,他的胸口就——被摸了。


 


2


正像Steve料想的那样,博士听完Steve的话后,目光中流露出不忍的神色,“队长,我们都不愿意接受失去他们的事实……”


“Bruce,我真的感觉到了Bucky。”


“队长,你需要休息,Nat说你已经连续工作……”


“Bruce,我被碰到了。”


“……什么?”博士止住了话头,“碰到什么?”


“在那片树林里。”Steve认真地盯着他,“相信我,我确定不是幻觉,我确认了几天,真的有什么碰到了我。”


Bruce慎重地看着Steve,随即开始收拾异离子检测设备。


他们趁着夜色悄声疾走,到了位置以后博士一言不发地开始搭建,随后严肃地向队长点了点头。


Steve在月光下站着,坚定地念着对方的名字,“Bucky。”他等了片刻,再次开口,“Bucky,你在吗?回应我。”


然后,他的胸口一热,仿佛有一只手覆在了上面。


Steve猛地回头看向Bruce,Bruce不可置信地紧盯着监测屏上微弱波动的线条。


是真的。


Steve从Bruce回望的眼中读到了激动和肯定。


是真的!Bucky正在摸他的胸!


 


3


博士迅速将这个消息告知了复仇者联盟的其他成员,“检测器显示确实有其他物质存在。”


“怎么确定是……他们?”


“我不会认错。”Steve这样说。


于是当天晚上,他们一起来到了这片树林,试图研究出所有的可能性。


“是有异空间?”瓦坎达的女侍卫长观察着四周。


Rocket用力耸动着鼻子嗅着,“我闻不到。”


“会不会是某种法术,被隐身了。”Thor挥动了斧头,感受着任何细小的变化。


Natasha站在Steve身边,“队长,是什么感觉?”


“Bucky用手碰了我。”Steve顿了一下,声音温柔却又夹杂着Natasha不理解的什么,“他碰在我身上。”


检测屏上的线条又波动起来,连带着在场所有人的心一同起起伏伏。


“Bucky。”Steve对着面前的空气,就像他就站在面前,“我该怎么做?”


胸口的热度消失了。


但Steve专心等待着,他知道,Bucky一定在努力,他一定正在非常非常努力地想要告诉他什么,用尽所有方法。


林子里只有树叶被拂过交叠摩挲的簌簌细响。


博士缓慢调节着旋钮想要分辨磁场,其他人期待地注视着队长。


然后,队长在这样炙热的注视中,耳朵红了。


他感觉到Bucky的手,正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圈。


 


4


Bucky隐约听到Steve在叫他的名字,遥远又真切,那声音使他逐渐恢复了清明,四肢重新积攒了力气。


他还活着吗?


Bucky拼命地张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漂浮在空中,而不远处,Steve安静地坐着。


“Steve!”Bucky喊着他的名字,而Steve毫无反应。


我已经是灵魂了?


Bucky愣愣地飘在空中,注视着Steve。


Steve就那样随意地坐在地上,面无表情半垂着脑袋看着地面,他的目光专注而虚无,呼吸很轻,像是融进了黑夜里。


Steve。Bucky飘过去,伸出手,毫无意外地穿过了对方的身体。


“没有用的。”


Bucky猛地往旁边看去,是Sam,后面还有T'Challa和Groot。


“我们都不是人了吧。”Sam耸耸肩,看起来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
T'Challa没有说话,只是遥望着远处的宫殿。


“你猜我们什么时候会彻底消失?”Sam这样问道。


“不知道。”Bucky看着Steve,只希望可以……晚一点吧。再晚一点。


于是他们就这样飘在树林里,有时候清醒有时候失去意识,唯一不变的,是每天晚上都会出现的队长。


“他该睡一觉了。”Sam叹了口气,回过身飘走了。


Bucky飘过去坐到了Steve身边,看着他的侧脸。他知道他在难过。Steve。Bucky抬手,手指虚无地交错了过去,可他却没有停,而是一遍、又一遍地交错,反复擦过对方的脸侧,哪怕无法抚动一根发丝。


可Steve却突然抬起了眼睛,“Bucky。”


Bucky震惊地望着他,飘到他对面,“Steve?”


Steve没有听到,也没有看到,却猛地站起来,转着身,茫然却祈盼地看向周围,他的声音有不易觉察的颤抖,“Bucky?是不是你?Bucky?”


是我,是我!Bucky着急地盯着他,然后他便注意到了,Steve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胸口。


 


5


“我什么也看不到。”


“我也是。”


“I am Groot。”


虽然实在很难解释,但至少他们可能还活着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以这种状态困在了这里。


“是信念。”T'Challa深沉道,“就像我们黑豹,有时候也会召唤到前人,回到我们该去的地方。”T'Challa这样说着,钦佩地看向Bucky,“你和队长之间有坚固的信念,这种信念一直在他的心里。”


这听起来真是又玄妙又奇怪又有道理。


“然后?”


“等。”


于是他们等来了博士,接着又等来了他们的队友。


T'Challa停在了Okoye面前,Groot飘到Rocket身边,想要用树杈戳戳对方的耳朵,可没有人看见。


Sam 示意了一下Bucky,“我觉得只能你想办法告诉队长我们的情况了。”


Bucky看向Steve,Steve就站在他面前,“Bucky,我该怎么做?”


看起来……只有一个方法了。


Bucky伸出手指,一个一个字母在Steve胸口划着:Steve。


 


6


Bucky的手指正在自己的胸口上点点戳戳地画着……


Steve瞬间心跳加速,Bucky,你想告诉我什么?他专心地感受着,然后立刻察觉到了。


“Bucky。”Steve询问道,“你在写字?”他紧跟着又说道,“是的话点一下,不是点两下。”


Bucky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轻轻敲了一下Steve的胸口。


Steve迅速确认,“只有你吗?”


Bucky敲了两下。


Steve紧皱的眉间终于得以松开,他回头对他们复述,“除了Bucky,还有别人也在。”


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。


Thor立刻凑过来,“他们怎么了,我们怎么救他们?”


Steve重新看向前方,“Bucky,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吗?知道就一下。”


胸口被敲了两下。


Steve朝等待的其他人摇摇头,又朝前说道,“别担心,我们会想出办法的。”


他露出久违的笑意,温柔地扬起嘴角,树林里临时撑起的小灯光照亮了一圈,边缘暖暖融融,延伸出踏实的安宁。


他的胸口处光芒朦胧,像是梦境里的神祗。


Bucky轻敲了一下:好。


 


7


大概是因为重新燃起了希望,所以即使是随时准备着迎接可能会有的再战,瓦坎达的氛围还是轻松了很多。


Bruce把自己关在了瓦坎达的研究室,和抱着一摞千奇百怪的书籍的Thor一起寻找任何线索,Natasha、Okoye以及Rhodey继续维持跟其他各地的联系与布置,Rocket把瓦坎达最先进的播放设备放在小树林里放歌,而他看不到的Groot正飘在他前面轻柔地晃动着枝丫。


Sam琢磨了一会儿,看向T'Challa,“我并不是嫉妒或者不甘心,我就是奇怪。”他皱着眉毛摊手,“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,偏偏只有他俩能互相感应?”


“一定是非常与众不同的吧。”T'Challa歪了一下头,“很难说。”


而拥有者非常与众不同的信念的两个人,正一起待在不远处,进行艰难却……温馨的消息传递。


Steve手里拿着纸和笔坐在椅子上等着,而他看不到的Bucky,正飘在前面慢慢地在他胸口画着字母。


“被困在这里?”Steve将信息记录在纸上,“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
他微抬着头,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,额角挂着汗珠,因而闪烁成光,他的目光温柔缱绻,缠缠绵绵萦绕在空气里,搅动着气流将Bucky环绕其中,整个人都被笼罩。


Bucky的指尖顿住了。


Steve笑起来,胸腔震动着,一点儿酥麻经由Bucky的手指直击他的心脏。


“Bucky?”


Bucky不得不定了定神,低头继续写下去,让垂下耳侧的头发挡住发热的脸颊。


“他俩到底是什么别具一格的故事?”Sam受不了地回过身,“我还是飘远点儿吧。”


 


8


Bruce推了下眼镜,谨慎地措辞,“我觉得目前最大的可能性,是平行空间。”


他将整理好的资料显示在光屏上,向大家展示着磁场运作和时空交叠,“而我猜可能是由于这样的不稳定性。”他抬手在光屏上圈了几个点,错综复杂的射线瞬时铺散开,织成复杂的网,“两个时空之间出现了较为薄弱的区域,而队长感受到了,也可以理解为队长的磁场影响到了时空的分隔。”


“是这样。”Thor拍了下Steve的肩膀,“队长,多亏你坚持不懈的呼唤。”


“所以陛下怎么样才能回来?”Okoye急切地询问。


“我打算在那里设置几个干扰磁场以及重置磁场的设备。”博士挥了下手,光屏迅速转变着射线的运动轨迹,“总要试试看。”


即使是用了“试试看”这样的字眼,所有人仍然抱持着一定会成功的期待,轮番走到小树林里等着。


而队长似乎完全不需要休息,除了例行工作,就是坐在那里。


“Bucky,”Steve对着空气说道,“这些设备会不会影响到你们?”


Bucky举着手在Steve胸口写着:不会。


Steve放缓了神色,“那就好。”


Bucky知道对方其实看不到自己的,可是对方的眼睛就这样看过来,仿佛炙热的注视。瓦坎达不知名的虫鸣声在静谧的夜里突兀又和谐,微凉的夜风从背后吹过来,轻轻柔柔怎么像是将自己往他的怀里推。


“Bucky,你饿不饿?”


Bucky闻言笑了,他戳了下Steve硬邦邦的胸膛,写到:不饿。他的手指没有离开,接着写道,“你累不累。”


Steve却没有再回答了。


他只是在Bucky写到最后一个字母的时候,将手掌虚盖了胸口。


Bucky眨了下眼睛,看着正好盖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,缓慢地将手掌放平,贴在了对方的胸膛上。


 


9


到底是什么,与众不同独一无二,在此时此刻,只存在在他们彼此之间呢?


 


10


那正是一天暮色降临的时候。


Steve倚着树干跟Bucky描述他之前养的小羊羔长大了多少,“大概这样。”他伸手比划了一下,“很活泼。”


Bucky在Steve胸口写:我想它了。


Steve笑了笑,摊开手掌,于是一小幅光屏画面便投影了出来,画面中一只小羊羔在草原上蹦蹦跳跳。


Bucky跟着笑了。


他又去看Steve带笑的眉眼,手指动了动,终于还是悄悄地在虚空中摸向了对方的脸。


而就在此时,磁场波段警告响了。


Steve回头看了一眼显示屏上剧烈波动的信号,随即猛地站起来盯向面前,然后他便看到了,空气中有曲折的光线,像是透明的玻璃突然起了褶皱,或者是水面漾起圈圈绕绕的波纹。


模糊的影像一闪而过,又渗透着逐渐清晰,Bucky维持着漂浮在空中的状态突然出现——他的手掌抚在自己的脸侧。


那是触及过自己心口无数遍的温度。


他们的目光撞到一起,映入晚霞,灿烂生辉,


Steve张开了双臂。


下一个瞬间,Bucky落入了他的怀里。


 


11


这世上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——


——我爱你。


 


end


 


 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
 


 


 





没怎么看书考前疯狂刷题低空飘过哈哈哈哈哈
狗屎运分你们一点

二刷开始 我前后左右的哥们妹纸都在叽叽喳喳很兴奋
我已经能预想到结束后他们一脸绝望安静如鸡了